有担保有抵押农户贷款不再难

2020-01-16 投稿人 : www.abipar.com 围观 : 647 次

“合作社有500多名农民,拥有数千亩土地。它生产高质量的糯玉米,并从事订单农业。工业化需要大量资金。在过去,因为没有抵押品,我不能从银行得到任何钱,所以我经常不得不向私营部门借款。利率高,风险高。”在重庆市北碚区,金道峡镇绿色博阳作物合作社主任唐巢父说,每个农作季节都需要大量资金购买种子和肥料,每年短缺超过一百万元。“这真的很紧急。”

这不是一个例子。重庆武隆县冯刚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建立了自己的冷链物流中心。每天生产的蔬菜都通过冷链直接供应到香港市场。然而,由于农业房屋、土地和机械不能抵押,公司仍然难以获得贷款。

由于缺乏抵押品和融资担保,新农业经营者的贷款难以成为制约农业产业化、市场化发展和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的重要因素。然而,这种情况正在重庆发生根本变化。随着城市农村金融改革的不断推进,当地农民进入了“融资担保新时代”。

单农公司:财政支持农业的桥头堡

以前,我看电视说我可以借钱养牛。当我去县银行的时候,我说没有抵押品我做不到。现在放心了,在重庆农业担保公司的担保下,我去年借了30万元,扩大了养牛规模,净利润超过20万元。今年我偿还了贷款,将贷款展期20万元,并增加了更多小牛。”

点评

马九杰,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农村经济金融研究所(中心)常务副所长:重庆农业担保公司充分发挥了农业专业优势。首先,它可以更准确地识别风险,筛选有前途的行业、项目和商业实体。二是创新反担保措施,将银行不能或不愿接受、难以处置的农地经营权、生物资产和生产设备设定为反担保。三是以农业产业链为基础,实施一揽子担保贷款,利用产业集聚发展“工厂”担保服务。四是与行业协会合作,充分利用行业和企业的比较优势,识别和控制借款人风险,降低交易成本,保证风险。一方面,通过农业担保公司,银行贷款被用来增加农民和新农业经营者获得信贷的机会;另一方面,它为银行培养了基于信用的客户基础。武隆县苍沟镇乐丰畜禽养殖合作社的刘业江高兴地告诉记者。

像刘业江这样的个体农民并不是唯一受益于重庆的农业支持并能够顺利获得贷款的人。北碚区金道峡作物专业合作社在重庆单农的支持下,成功获得50万元融资,进一步扩大玉米种植基地。目前,合作社已经带动了600多个种植者。另一方面,江津区花椒产业协会通过重庆农业银行的融资担保,从银行共获得1.1亿元贷款,主要用于花椒的收购、加工和流通,极大地推动了花椒产业的发展和壮大。

作为农业部唯一的金融试点单位,“重庆农业熊”以重庆市农业委员会为投资者代表,负责管理和政策指导。市财政局负责资金使用和财务监督,主要为农业经营者提供融资担保。按照“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社会参与、服务农业”的原则,优先发展重点农业产业、特色优势农业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和大型农户。

“重庆的发票

通过融资担保措施的不断创新,扩大了金融对农业的支持范围和深度,有效促进了现代农业和特色效益农业的发展,有效促进了农民收入的持续增长。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通过重庆农业企业获得贷款的农业企业平均销售收入和利润分别增长了19%和25%。

产权抵押:从资源到资本的快车道

开县沁水粮油有限公司2008年向银行申请贷款200万元,主要用于购买大米等原材料。然而,由于缺乏有效的抵押品,企业无法直接从银行获得贷款。经单农公司认真调查,该企业在巫山乡巫山村承包了1680亩用材林,并持有林木证书。重庆单农将林权作为反担保措施之一,成功解决了公司贷款难的问题。

江津区花椒产业协会融资担保项目4340万元,22个担保主体中12个涉及2765.47平方米农房,7个涉及4052.2亩土地承包经营权,5个涉及3418.55亩林权。

在打击农民“贷款难”的过程中,重庆单农成功创建了“政府担保银行农户(涉农企业实体)”的“三权”抵押融资担保贷款模式。截至2014年6月,公司涉及“三权”抵押的融资担保达到24亿元,比银行直接融资增加3.53倍,其中土地承包经营权38%,林权7.2%,农房3.8%,其他创新担保抵押(如塘沽岩承包经营权、土地证、农村建设土地复垦项目收益权等)51%。)。

"在农民自己无法取得抵押的情况下,将林权、农房和农地承包经营权(“三权”)抵押确实是一个好办法。通过与重庆单农的合作,加大对“三农”的贷款支持重庆农业商业银行行长谢文慧表示,“三权”抵押贷款有效解决了抵押物缺乏的问题,激活了农村产权,促进了资源向资本的转化。“这种突破性贷款带来的效益是显而易见的,为有效解决困扰“三农”发展的“融资担保难题”拓展了一个新的领域。”西南大学的何炳辉教授说。

在“三权”抵押融资的基础上,重庆单农还创新了农业产业链的包装担保融资模式。2012年,当金银花产业处于低谷时,重庆单农以秀山金银花产业链和资本链的完整性和安全性为评价依据,采用包装金银花产业担保贷款的方法,解决了许多秀山金银花企业的融资问题。

重庆市农业委员会主任夏祖相表示,重庆作为统筹城乡综合改革的国家试验区,按照中央政府赋予的“先试”责任,以农村“三权”抵押贷款融资为突破口,探索解决农村金融问题的途径。截至2014年初,共发放“三权”抵押贷款486亿元,为盘活农村资产、提高农业效益、增加农民收入发挥了积极作用。今年年初,重庆农村金融改革出台了一项新政策,全面放开农村融资担保品的限制,将“三权”延伸到整个农村产权。

反担保:涉农贷款安全锁

几年前,綦江县辣椒丰收。然而,由于收购疲软,辣椒价格大幅下跌,伤害了农民,并引起了当地政府的担忧。綦江美乐迪食品有限公司向重庆单农申请1200万元担保贷款购买辣椒。然而,抵押房地产和股权的评估价值约为800万元,仍有400万元的缺口。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在重庆市长寿区,重庆三峡银行和重庆单农与现代农业园区和园区内柑橘企业签订了多方协议,将柑橘企业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和所有生物资产纳入反担保措施,为5家柑橘企业提供4-6年的中长期融资担保服务,总金额近1亿元。重庆单农总经理张敏表示,此次合作体现了“四方三权”抵押下风险控制的创新设计。“四方联合”是指长寿区现代农业园区管委会、柑橘企业、重庆农业银行和三峡银行共同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确保担保贷款资金的安全使用。同时,园区内柑橘企业的土地和生物资产承包经营权等“三权”被纳入反担保措施,担保贷款资金的使用受到严格监管,还款计划设计合理,《长寿区现代农业园区柑橘企业担保贷款项目管理办法》等。是与公园管理委员会共同制定的,所有这些都为担保贷款增加了“安全锁”。

在融资担保方面,重庆农业银行不断创新“三农”反担保措施。除银行批准的反担保措施外,还包括生物资产(种猪、种苗和养殖产品)、股权、债权、林权、商标、专利技术、特许行业目录、大额个人(第三方)、农业保险第一受益人等。在目前的反担保措施中,银行批准的土地和房屋抵押价格约占44%,其余大部分是农村地区的“三权”抵押价格。农业企业、合作社和其他实体通过融资担保将其贷款规模平均增加了3倍,有效提高了融资能力。单农公司对资产反担保的探索也创造了许多第一:第一份商标质押担保、第一份林权抵押担保、第一份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备案等重庆单农总经理张敏说。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