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传承、学校教育与新型城镇化

2020-01-08 投稿人 : www.abipar.com 围观 : 1469 次

作者:江晓云

City成立于农村,形成城乡二元结构,这是城市文明发展的第一步。依靠传统的交通方式,城市群的出现和中心城市的繁荣是城市文明发展的第二步。依托现代交通方式,逐步开放建设现代大都市和都市圈的进程是城市文明发展的第三步。当前,我国正进入快速城市化阶段,特别是随着新型城市化建设的加快,城市文明发展的“三部曲”正在我国土地上同步展开。从文化和教育的角度来研究我国新型城镇化的发展路径应该是有益的。

城市化是城市文化对农村文化的建构。

要了解我们国家的城市,我们必须首先了解我们国家的村庄。自从城市在农村建立以来,中国就有了城市和农村两种不同的文化。农村文化可以说是一种“植物”文化。整个生产和生活源于自然,回归自然,反映了人与自然的密切关系。“天人合一”思想是农村文化的最高追求。城市文化是一种“建设性”文化。整个生产和生活根植于人类的主体精神和创造。它也反映了人与自然之间的疏离。“永不满足”的浮士德精神是城市文化的最高追求。

从静态的角度来看,城市化发生在城市和农村之间。从动态的角度来看,它反映了城市向农村地区的扩张。从文化层面来看,它意味着城市文化向农村文化的不断建设。在城市化进程中,城市和城市文化始终处于主导地位,而农村和农村文化作为建构对象,始终处于从属地位。乡村和乡村文化就像“建筑材料”,城市建筑者根据自己的需要、兴趣和愿望使用或丢弃这些材料。总而言之,城市及其由城市驱动的城市化本质上是相同的,具有建设性的。

应该指出,城市文化的建构性在实现方式上与城市化的建构性有很大不同。城市化的建设性往往是由建设者,特别是“领导者”直接领导、计划和迅速实现的,这其中夹杂着许多政治和经济上的实用功利考虑,如追求政治成就、土地融资、房地产企业营利等。城市文化的建构性是指不同文化在其形成和历史发展过程中的积累和叠加。德国学者宾格勒(Bingler)在他的著作《西方的没落》中指出了城市文化的“伪态”,即外观是同质的或整合的,但实际上是混合的。

新型城市化应体现文化的“双重传承”。

从文化角度来看,当代城市发展的理想不应该是“孜孜不倦地追求”现代性和“一次性拆除”传统,而应该是新旧文化共存和文化演变的“呈现”甚至“杂陈”。只有这样,城市才能具有历史的完整性和当下的亲密性,它永远是城市自身文化特征和精神的象征。因此,文化视角下的新型城镇化发展理念应体现城市文化和农村文化本质的双重传承。

农村文化的本质在于它源于自然,源于故土,与情感相联系。农村文化源于自然,往往具有“天人合一”的生活精神。农村文化起源于本土,养育着土著人,因此具有地理性、独特性和善良性。农村文化以情感为纽带,在熟人社会中获得持久的传承,逐渐形成一种文化“小传统”。这种文化“小传统”被“表达为地区和民族的风俗习惯”。它形成时间很长,通常由一种集体无意识来维持。因此,变化将相当缓慢”(刘梦溪《学术思想与人物》)。此外,自然、地理、独特、善良和情感等性质是自然的,无处不在,难以放弃和超越。在过去的城市化进程中,承载着土著人精神记忆和成长印记的老房子、田野、树林、池塘、河流、山丘和当地风景突然被推土机的轰鸣声摧毁,人们再次面临一个完全陌生的家园。新型城市化绝不应该采用这种简单、粗暴、果断的方式来打破农村文化。在发展城市建设的同时,应保护该地区的自然风貌、象征性或典型建筑、当地条件和习俗、文化精神和传统。应尽可能改善原村落形态居民的生活条件,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和谐与不同,避免“千城一面”,克服异化自然的“城市病”,真正让城市融入自然,让居民看到山、水、乡愁。

新型城市化也应该继承良好的城市文化。城市文化的本质在于以人为本的创造。一方面,城市文化体现了人类的理性精神。马克斯韦伯(Max Weber)认为,中国城市“主要是理性管理的产物,正如它们的出现所显示的”(《中国的宗教》)。在城市建立之初和不断建设的过程中,首先要实事求是地确定城市的地位,进行科学的总体规划和稳步的分步实施。新型城市化当然也不例外。由于规划不足,我国许多城镇似乎都在拆迁、拆建、修缮和修缮的过程中,走了许多弯路。另一方面,城市文化中蕴含的对“不满足”的内在追求也应该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中得到适当体现。新型城镇化应该融入现代元素,具有一定的时代感。我们必须不断提高城市管理水平,使居民更加舒适。我们应该充分利用现代技术,使交流更加方便。城市文化的每个方面和细节都应该体现对人的充分关注。

学校教育在人类城市化中的培育功能

新型城市化的目标是让更多的村民成为公民,在城镇中生产和生活,分享城市带来的舒适和便利。然而,由于我国城乡文化的长期二元共存,农村文化和城市文化已经发展成为两个截然不同、自成一体的文化圈。众所周知,田园诗更多的是来自城市文人对乡村的美好想象,而乡村对城市缺乏理解。特别是在传统社会中,提倡以城市为主导的自身文化,轻视农村文化,导致了城乡之间的某种对立。由此可见,深受农村文化影响的村民整体“迁入”城镇,成为适应和分享城市文化的公民,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过程。

回顾过去,在旧城市化发展的背景下,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中青年农民离开了家园来到城市,留下了农村的老、弱、病、病、幼。这些人不仅被剥夺了对城市文化的关怀,而且他们所生活的农村文化也是不完整的,这必然加深他们对城市的疏远甚至怨恨,从而带来一定的心理和社会问题。另一方面,城市的快速扩张和对农村土地的过度侵占带来了越来越严重的社会和生态问题

新型城市化的核心是人的城市化。目标是建立一种满足居民身心需求的新文化。美国文化人类学家巴努认为:“文化是一群人的共同生活方式。这是一种由所有或多或少刻板的习得行为模式组成的配置。这些习得的行为模式通过语言和模仿代代相传。”(《人格:文化的积淀》)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中,由于外部环境的巨大变化,很难通过“代代相传”来传承文化。因此,有必要充分发挥学校教育的作用。一是在快速城市化的过程中,“文化”和“人”会相互疏远。实现“文化”与“人”有机结合的最重要、最可靠的途径是发展良好的学校教育,培养新的文化学科。第二,依托学校教育可以更好地促进农村文化和城市文化的“双重传承”,培育和发展新文化。由于学校教育是有组织的,教师在实施具体的教育行为时具有一定的权力、经验和知识优势,所以完全有可能将现有的应该掌握的农村文化和城市文化融入学校教育的内容和范畴,并通过文化活动和其他手段将其辐射给父母,形成一个涉及所有居民的新文化圈。人与文化和教育相互影响。新型城镇化应通过学校教育等方式传承文化,培育新的文化主体,进而培育新的城市文化。

来源:《学习时报》

youtube.com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