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启毅:中国农业需要升级而不是转型

2020-01-18 投稿人 : www.abipar.com 围观 : 1433 次

胡启毅:中国农业需要升级而不是转型

照片显示中牧实业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胡齐一(照片来源:新浪财经罗晓照片)

新浪财经新闻2014中国农业发展论坛14日在北京举行。在“改革与农业转型”子论坛上,中国畜牧业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胡齐一出席会议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以下是一份文字记录:

主持人傅戈文:我们还邀请了胡宗,他一直是中央企业。应该说,他们的工业比较先进。胡总做动物营养。中国较大的动物疫苗制造商也有饲料。你认为这个问题怎么样?

胡齐一:关注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由于傅教授的邀请,我想说几个意思,一个意思。去年我也在这里说过。事实上,我仍然需要澄清一些概念。当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时,我们有一个很大的背景。我们面前有一个定义,叫做农业。农业和工业的基本区别是什么?我总结了三个特点。首先,农业是一种生物,家庭拥有巨大的财富。还不错。这是最大的特点。第二,存在周期性。养猪需要一年时间,养牛需要两年时间,养鸡需要一年多时间,这与工厂不同。第三,农业是世界上一个薄弱的产业。因此,在此基础上讨论了其他问题。我认为中国的农业目前不是一个转型的问题。我认为这仍然是一个升级的问题,也就是为什么和去哪里。与工业相比,农业还有一二十年的时间。无论与台湾、美国还是发达国家相比,我们也看到了很多。

还有一个标准问题。实际上有几个指标可以衡量一个国家的农业水平。一个是农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例。中国约占10%,而美国略高于1%。2006年,我记得一个数字:中国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1.9%,美国占1.3%,日本占1.7%。随着工业化的深入,农业的比重将会下降,而中国几乎占到10%。第二,根本问题是农业的比较效率。在台湾饲养大型鸡可能比在我国饲养一些鸡要好。这是一样的。美国的平均产仔率是22头母猪,我们有16头母猪,欧洲国家已经达到30头母猪。这就是农业的效率。我认为这是中国农业与其他国家相比的根本问题,还是因为我们的农业效率相对较低。第三,组织程度也在进步,远远不能满足现代化进程中农业的要求。第四,一些农业劳动者的基本素质还有很大差距。综合考虑这些因素,我们发现我们需要升级,而不是转型。我们需要升级。首先,我们需要降低我们的比例。第二,我们需要提高效率。第三,我们需要不断改进我们的组织。第四,我们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逐步提高我们的人员素质。在这样一个大北京,我们的农民需要走10到20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赶上发达国家的组织和生产效率。

第三个层次,对于我们的畜牧业,在整个中国的农业中,因为我们是国有企业,我们会注意一些宏观的事情。在整个大型农业、农业、林业和水产养殖业中,畜牧业的产业化和现代化仍然相对较高。产值2.56万亿元,占中国农业总量的31%,近年来没有变化。与发达国家和农业种植的其他方面相比,养鸡、养猪、养牛和养羊的组织相对较好。就拿一个数字来说,饲养多少层基本上达到了其他发达国家的水平,而我们的肉鸡基本上达到了发达国家的水平。几天前我去了一个地方。我们已经达到1.55公斤饲料生产1公斤肉类的水平。我们的水平相对较高。有什么问题吗?在农业系统建设中,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当我们解决这些问题时,就有这样那样的不协调、不系统和没有顶层设计。尽管每年都有第一号文件,但中国仍存在一系列农业问题,如食品进口、肉类食品等一系列问题。

所以我的核心v

主持人傅戈文:中国经常有问题。当价格高的时候,它们会上涨,价格会下跌。

胡齐一:傅教授刚才提到的问题是如何使中国农业现代化。这个大问题的答案非常大。有多少专家说,从每个企业可能站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这是不同的。我只是同意老板所说的。第一个问题是对全国实行最严格的统一计划。这不仅适用于中国,也适用于所有发达国家。因为农业是一个依赖土地和自然资源进行生产的产业,包括畜牧业。你可以让他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中国现在不合适。我不需要解释每个人都能感觉到。

第二个问题,也是现在最重要和关键的问题,是目前的土地问题。有人说,中共三中全会后,中国农业的“三农”问题已经从过去的“三农”问题转变为土地流转、土地非农化和农民工问题,特别是农地非农化问题。随着我们的前进,我们发现我们遇到了许多问题,因为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组织模型中的其他一切都将难以解决。中国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包括它不同于台湾。我们的土地现在有三种权利: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所有权属于集体和国家。基本法是矛盾的。民法的一般原则是土地有两个层次,一个是城镇,另一个是村庄。土地法中有三种集体,包括镇、乡、村和村的现有社区。民法和土地法关于集体土地所有权的一般原则本身还没有明确界定,所以现在农村的每个人在转让土地时都害怕老鼠。在畜牧业中养鸡养猪对我们来说也很困难。根本问题在于土地。最近,我们一直密切关注互联网。土地问题是一个大问题。我们不用多说就能感觉到。它包括中国农民和城市之间的差距,包括收入分配差距,为什么房地产是这样,等等。我认为一系列问题都集中在土地问题上。

第三,关于农业组织的程度和组织方式有很多争议。有人说中国适合合作社,有人说中国适合家庭农场,有人说中国适合单个家庭。不管怎样,我最近去了山东和四川,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去肌肉农民那里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调查。我发现中国不同于其他国家。到目前为止,更好的方式是,正如光明刚才所说,龙头企业和家庭农场的方式可能最适合中国,但情况也不同。

第四,要解决社会资本问题,比如农业投资,还存在一系列问题,包括一系列农业人才,比如农业大学,他们最终都不从事农业。这是非常大的浪费。我们八所主要的农业院校每年都有一批学生毕业,其中很少有人真正从事农业。结果就是人才的浪费,为什么不呢?这里面有根深蒂固的问题。当然,我认为这四个问题应该成为中国未来农业发展的主要问题。

youtube.com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