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4天,拼多多市值下跌70亿美元,黄峥现身“回应一切”

2020-01-11 投稿人 : www.abipar.com 围观 : 1088 次

投资界(微信标识:Pedaly 2012)8月1日报道,今天开盘后,Pindot(股票代码:PDD)的股价一路下跌,在每股20.57美元的新闻稿结束时,总市值为227.87亿美元。与上市当天最高的300亿美元市值相比,下跌了70亿美元。

自7月26日以来,该公司已多次上市,互联网上的负面舆论仍在继续。黄征一夜之间给员工写了一封信,说他应该坚守自己的职责,面对疑虑要为自己负责,接受公开和竞争性的监督,忽视股价的波动,拿出钉住钉子的精神,一个接一个地解决实际问题,锁定所有员工的期权三年。

7月31日,面对诸多质疑,平托在上海召开媒体交流会议,“回应一切”。“造假是一个社会问题。假装打架不是商业问题。平多的联合创始人达达说:“让三岁的孩子一起做这件事是不公平的。

交流会议结束后,不在采访名单上的黄征匆匆赶来。最初的日程安排和沟通会有冲突,但他仍然希望与媒体坦诚沟通。

穿着马球衫的黄征有点累,花了近2个小时逐一回答媒体的问题。黄征坦率地说,这次舆论风暴比想象的更加猛烈。许多人把假货和假货混为一谈,并且毫不犹豫地打击假货。不同的人,不同的收入和不同的消费选择,但消费公平是第一位的。

面对外界评论,黄征回应道:“品多平台上可以定义的假货数量绝对比媒体想象的要少。因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顾客的单价决定的,所以一件40美元的商品是假的也是有成本的。假货肯定比预期的要少得多,但目前假房的问题绝对不够好。”

以下是品多创始人黄征之间沟通的核心问题。投资界(微信账号:学究2012)已经仔细整理出来了:

问:你对这两天的混乱,包括整个周末有什么感觉?

今天的风浪比预期的要大,这不是我个人主观的希望。但客观地说,这也可能是上市的副产品。我还在给股东的信中写道,我有一定的期望,但它来得比我预期的更猛烈,或者是在我准备好之前。

你说你心情不好,有时你感觉不太好。上市前真的很累。就在消费者敲了钟后,我休息了大约半天,然后笑话引发的舆论爆发了,让人觉得很奇怪。

此外,我的心情可能是我还没有适应这样一个事实:有些人开始写关于黄征的文章,并开始计算黄征的价值。我个人认为上市前后没有太大的区别,生活也一直相对简单。我不知道公众舆论和各种声音将如何改变我的生活,但我希望我能像我在信中写的那样,隔离更多的外部力量来思考这个问题。

问:有人总结说,很多竞争的成功在于赚四五行丝的钱。不管市场营销方式或选择产品的角度如何,你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黄征:正如我在上市当天所说,我真的不认为所有这些都是五行和六行城市。中国幅员辽阔,超级一线城市和普通城市的生活差别很大。从财务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出,到今天为止,公布的财务报告仍然亏损,因此不可能从这些人身上赚钱。

当然,当它公开时,有些人质疑我们是否要削减股东的开支。我们刚刚召开了一次员工会议,我们认为要把它做好并不容易。因此,做出了一个看似简单的决定。所有的选项都是在三年后才解锁的。三年后,所有的人都不能从股票市场得到任何钱。整个公司没有从老百姓那里赚到任何钱。

你为什么要保存三年?一方面,大量上市是企业的战略选择。它真的想把公司做得更好,不让一些人快速获利。另一方面,公司本身没有太多的老股东,也从未兑现。它希望进一步发展

黄征:我们一直非常严肃地对待打击假冒商品。今天,许多人实际上将假货和假货混为一谈。当舆论进一步改善时,所有的商业问题都变成了假冒伪劣产品的问题。我们在假冒产品问题上的态度一直非常明确,从不犹豫。

我自己也在阅读这些观点,包括我昨天写给员工的信。事实上,我意识到自己抓不住眉毛和胡子。我等不及我的竞争对手了。我等着别人说这个地方有问题,然后你可以改变它。我们还应该回顾一下消费者最关心的是什么,以及被大肆宣传的是什么。

公众舆论困扰着我,或者让我感到不舒服的是,当涉及如此大的规模时,很少有人去思考它是定性的还是定量的,是黑白的还是盈利的。从我个人的观点来看,我们必须深入思考每一个尖锐的问题,它的本质是什么,以及我们首先应该掌握什么。

我认为最符合老百姓个人利益和最有害于老百姓利益的产品应该先做,这个过程要一步一步来抓。就像临时牛奶的问题一样,我们今天不可能出价提醒消费者你有责任再买三次牛奶。情况并非如此,但我们今天已经做出了提示。我们明天应该进一步向前推进。奶粉是否短了一个半月是安全可靠的,应该探索。

所以在这件事上,就像大禹治水一样,你不能仅仅依靠阻塞,还要依靠疏浚,因为那里有这么多的面板和工厂,所以我们必须给它一个好的环境并把它引向一个好的地方。

问:最近有很多文章分析了四、五线城市的居民,说他们贪小便宜,只要使用任何品牌都不错。以前,你也说过五环内的人不懂这些东西。五环外的人可能会喜欢它们。你认为你的客户群怎么样?

黄征:我不太同意利用小事的说法。不管你的收入是多少,不同的人,不同的收入,不同的消费选择都是不同的,但是消费公平是第一位的。

首先,消费者必须继续用知识消费。假设这是一台贾闯电视机,但他认为是创维的。他买的。这次他误导了消费者。消费者受伤了。他不是在占便宜,而是受害者。

但是假设他认为我一个月只有3000元,我也知道一台好电视机要3000元。我认为花500元买一台电视机就足够了。他不在乎这个品牌或者这个品牌有多有名。他可能认为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更划算的选择,甚至是一个负担得起的选择。

从绝大多数消费者的角度来看,他去购物并不是为了占便宜,尤其是那些花费相对较长时间的东西。

时代正在前进,现在的环境比以前更好。我们在别人的基础上,或者因为别人已经过去,节省了很多时间。包括今天的民意在内,长远来说,这也会节省我们很多人力。例如,我想找到这些东西,并找到一个暂时的牛奶问题。没有每个人的监督,我不知道需要多少人来解决这件事。但现在,一方面,我承受着压力,另一方面,包括竞争对手在内的整个集团都在无意中帮助我们找到问题所在。不管这个问题是自然的还是有趣的,或者是凭空出现的,至少有人在帮你找到问题。

问:刚才你还提到很难区分假货和假货。这是一个不影响流量和品牌的问题。这是一个关系到整个中国制造业的问题。如果你把这么大的盘子放在一起,怎么处理呢?

黄征:事实上,不同的类别是不同的。例如,纸巾类别几乎没有问题,包括拖鞋和衣服,因为这些类别是非标准产品。事实上,品牌集中度很低,而电器品牌非常重要。为什么?因为它的品牌集中度太高,这个问题将进一步突出。如果你凭直觉来看,竞争激烈的主要类别肯定不是电器,否则如果在招股说明书上公布,我们的单价就不会这么低,即使是假冒的电器,一件电器也要花数百美元。我不是想呼吁大家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讨论我们是否也应该为引导诸如白色电视机这样的东西做出贡献。如果品牌经销商足够慷慨,他们也应该能够引导他们。

其中一些确实满足了不同的细分市场。过去,电器去农村。例如,小米做了这样的事情。有小米和红曲。红米是另一种齿轮。事实上,数量非常大。你可以看到这个品牌是小米,但是当我们检查整个SKU的销量时,红曲的销量超过小米。

但是当我们记得品牌时,我们总是记得上游品牌。小米公司不叫红米公司,但我们对红米有需求。追求其他品牌定位的制造商也能生产红曲吗?如果它能做到这一点,它就能建立起产业链来帮助它生产。所有的小米不应该是100%由小米自己生产的。有些由富士康生产,有些由其他工厂生产。然而,关键是人们为什么担心这个品牌。这是因为白色品牌制造商担心其缺乏质量控制和成本绩效的一致性。

所以这个东西,作为一个平台,我们目前的人力物力是不够的。我绝对没有小米少校这样做。因此,小米投资生态链并在各个领域进行改革,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小米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尤其是红曲的出现证明了巨大的市场。在这里,小米销售的红曲比以前多,这证明了巨大的市场。

就小米的做法而言,他打造了自己的品牌红曲,并获得了生态连锁公司的授权。没有进一步的自由化,甚至可能会有一些制造商。也许这个工厂已经不存在了,但是这个品牌仍然存在。例如,春兰,春兰空调是一个好品牌。它过去在消费者眼中有信誉,现在这家工厂不再生产任何东西。如果我是一个假制造商,我花钱从媒体上购买这个标志,这种行为,你当然不能说它是假的,但如果不是这种行为,我们应该鼓励它?

段永平曾经有一家叫布布布高的公司,但也有一个布布高零售品牌。我以前见过。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一个非常好的企业。如果他做了这个布布布高,没人会认为它是假的。

今天有一些小商店,也是零售商店,叫做OPPO,出售其他东西。从OPPO制造商的角度来看,我当然不希望它被称为OPPO。但是,如果今天的OPPO零售店只销售缝纫包,明天的OPPO将会成为如此大规模的逐步零售呢?人们有不同的观点。

因此,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必须回到最初,看看这对消费者是好是坏。我是一台白色品牌的电视机。我假装是别人的品牌,欺骗消费者,错误地认为是创维,错误地认为是索尼。这实际上是作弊,所以这种行为相当于一种造假。

但是如果我是乔丹,这个商标今天就会被取消,因为乔丹正在起诉,但是在商标被取消之前我该如何定义它呢?这个问题相对来说比较复杂,不可能马上得出结论说这件事必须做。但从根本上说,我认为应该引导这些制造商做好高性价比的产品。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甚至不鼓励这些白色品牌制造商购买春兰品牌,这是毫无意义的。

中国的问题是一条巨大的链条。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闲置产能?亚马逊80%的商品都是从中国出口的,所以无论哪个行业都有过剩的产能。由于品牌集中度特别高,该产品的摩擦流量现象尤为严重。

问:你想过发展成为产业链吗?

黄征:从一个大逻辑的角度来看,以前也有人问我是否想投资一个品牌。我想这会让我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这是不公平的竞争。然而,对于特殊的类别,例如最近出现的电器类别,在过去的两天里,我在某种程度上激发了我的思考。有没有更好的方法来联系品牌供应商或有能力进行质量控制的人来指导行业,比如支持他们打造自己的品牌?

例如,我们说你不应该做红米饭。你也可以做米饭。有没有办法批量生产这样的东西?你今天擦交通,明天换品牌,我今天关掉关键词,你明天不擦交通,他说是的,我花了50元买了一个春兰品牌,这不是问题的本质,本质是这个庞大的行业必须不同,他们都有信心,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信心的问题,因为他不相信自己能成为一个知名品牌,所以他应该给他信心, 鼓励他,如果有困难,我们的品牌愿意支持,如果品牌经销商能够大度,品牌经销商说我也愿意支持。 如果创维和其他品牌愿意设立一个基金来区分品牌并生产白米饭,市场将会好得多。

问:在你看来,冰坨平台上的假货问题严重吗?与其他平台相比,它是更好还是什么?我们控制假冒产品的努力是否比其他平台更强?

黄征:从销售比例来看,可以被定义为假货的正品数量绝对比媒体想象的要少。因为它在很大程度上是由顾客的单价决定的,所以40美元的商品是假的也是有成本的,我不想和其他平台比较。你不妨试一试,每个人都可以看一看。我认为这个平台真的应该有价值。我们不应该鼓励冒牌货,而应该鼓励你摩擦交通。假冒的东西摩擦着名牌的交通。好处不在于平台,甚至不在于消费者。只有摸着交通的人会更便宜。我们没有广告费,消费者也不买更便宜的电视。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不认为我们是好的,但是这种现象,我认为假货肯定比想象的要少得多,但是山寨拼了很多的问题目前肯定还不够。这不是要求你给我们更多的时间。我认为这个地方,这个问题和不同的类别应该区别对待。他们中的一些人可能会在不注意的情况下轻微上升。这台电视机不会有问题。如果平板被放在那里会发生什么?

问:你认为你遇到过黑人公关吗?

黄征:我们已经在早上发布了相关信息,也正在向相关部门汇报情况。但是如果是呢?需要解决的问题仍然需要解决。除了困惑,确实还有压力和担忧。当情绪一次又一次上升,群体情绪上升到一定程度时,此时互联网上的公众舆论已经非常情绪化,不再需要区分黑色剧本、笑话、奶粉、电视和疫苗……存在差异。

问:自从我们上市以来,平台销售有没有因为这些事情而下降?

黄征:从这段时间来看,在一定程度上,它可能还会上升,而且注意力已经变得更高了。

问:我们一直在打击假冒产品,但为什么现在,外界有一种固有的印象,认为有很多假冒产品。除了促进公众舆论和竞争对手,我们还考虑过这个问题吗?

黄征:对于整个平台的查询和规则的细化,它包含了很多细节,尤其是搜索。当媒体寻找问题时,主要是通过搜索漏洞。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搜索洞不是我们的主要场景。以前,我们优化了更多的非搜索场景,但是今天对于搜索场景,您输入了关键词,并且有很多细节,例如应该封闭哪些类型的关键词。可以做什么样的模糊匹配,在单词中间加空格或星号,等等。我们以前做的还不够,也就是说,我认为在搜索环境中优化关键词是不够的。

问:人们不明白三年来拼接的发展如此之快。有些人说这是因为他们抓到了一些特定的人,比如三级、四级和五级城市的人。其他人说他们和微信关系很好,包括最近的假冒问题。拼凑很多实际上是一种浪费。拼接很多从s开始

问: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多多在过去三年发展得这么快吗?你在创业时是怎么想的?

黄征:你相当于回答了我的问题。事实上,每个人都在寻找原因。每个人都需要理由。我不知道我能否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解释清楚。我试图回答这个问题。

问:你应该在路演中多次谈论这个问题。

黄征:投资者理解,所以股价上涨。他们大多数人都看许多商业模式,所以在他看来,在听我说话之前,他已经接受了200个小时的训练。然而,大多数媒体并不像投资者那样仔细观察数据和分析模型的演变。因此,解释和沟通所需的时间可能比投资者长。此外,投资者自己通常在购买股票之前会做很多研究。有大量的人,如成千上万的消费者、商人和满意者。他们甚至发现媒体满意度和消费者满意度之间的差异最大。淘宝正好相反,JD.com在中间。

回答你发展如此之快的原因。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我认为这仍然是由新的互动模式带来的。首先,消费者的行为发生了很大变化。消费者在手机上的行为与个人电脑时代的消费者有很大不同。为什么我们的搜索场景很小?因为在手机上打字比在电脑上打字更麻烦,这种变化看起来很微妙,但它对消费者的日常生活有很大影响。例如,最初的50%搜索现已更改为15%搜索,总体基本逻辑也已更改。在前端用户消费状况发生巨大变化的情况下,实际上是在呼唤一种新的模式。

我们只做了一件事,可能不是最好的,它符合大方向。这就像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和股份制企业的出现。虽然我的股份分配不太好,但这家股份制企业的活力比以前大得多。虽然它似乎有各种矛盾,而且非常粗糙,但其基本逻辑是符合总趋势的。这是我在给员工的信中所说的。我说过我应该坚定地相信我们的模式,因为正是这个模式推动着我们前进。否则,一个拥有2000多人的公司不可能达到如此大的规模。这是大势所趋。

我们前面有大哥,人民大众和媒体。事实上,我们对自己的判断和要求不同于10年前更新事物的判断和要求,因此我们的空间将会减少,包括与以前不同的当前媒体环境。我认为这是最根本的原因。

当你谈到商品时,我认为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很大。如果你加在一起很多,还有另一个问题。传统国际品牌无法满足中国的所有需求。这是我们的机会,因为我们的制造业有很好的基础。还有,你说中国也许不能制造高科技芯片,但是生产一双拖鞋还不够吗?仅仅生产纸巾还不够吗?沃尔玛和亚马逊也是如此。当你去亚马逊旅游并在海里找到它们时,为什么你会认为同一双拖鞋是真正的品牌产品?这是不合理的。

但是公众的看法和中国的实际情况是脱节的。否则,在往返亚马逊之后,就不会有一双拖鞋的价格能翻一倍甚至两倍。包括一些来自巴西的热带拖鞋,我可以看到它们都是中国制造的,因为它们从亚马逊回来后很快就变得昂贵了。人们认为这是消费的升级,但从我的价值观来看,我不认为这是消费的升级。我可能没那么透彻,我也在研究,基本上投资者理解,但是面对媒体,用什么样的语言可以把这件事说清楚,也许我说得不够。

问:有人说阿里是一种流动思维,那么什么样的思维是大量拼写呢?

黄征:我们暴露了很多问题,包括当你搜索东西时,你通常从搜索开始,包括记者的写作很可能先搜索。这不是以前的时代,这是另一个相似的东西聚集在一起,许多人聚集在一起的场景。分组意味着你先把人和班级分开。即使你有这个东西,不同圈子里的人满足他们需求的方式也不同于你。你生活在同一个物理空间,但是你的维度完全不同。

问:记者:你刚才说多多有一天会成为交通集散基地。你认为多多何时会真正成为一个交通集散平台?

黄征:交通是一个特别好的问题。这给了我一个机会说我刚才一直在谈论关键词。事实上,流量分配模式的顶级商业模式是搜索引擎。对于Pinduo来说,搜索的比例很低。品多的商业模式不是关键字的流量分配模式,包括关键字的类型。我们最初的关注点不如现在。我们总是关注主场景,一个人向另一个人推荐,或者打开应用程序在主屏幕上看到推荐。平多并不是一个所谓流量分配模式的平台。很久以前,两三年前,我告诉媒体,人们不能被视为交通工具,但他们背后是人。在成长过程中,如果你看看财务报告,我们在2017年之前没有在应用转移上花钱。大多数应用程序下载的原因是,他需要在使用更多书签后再使用书签。如果他需要在微信上输入关键词,他应该先找到公开号码,然后再输入。此外,当时H5的体验不如应用程序好,而且大多数都是从这种方式获得的应用程序。

问:我们如何分配流量?目前依赖腾讯和我们能产生的流量比例是多少?

黄征:随着上市,我认为我们和腾讯之间的相互合作和依赖越来越好,因为至少双方的利益是共同的。在腾讯的环境中,它过去是虚拟内容,没有实体商品内容。拼写到目前为止已经发展了很多东西,包括那些今天被很多人质疑的东西。事实上,共同的反思是一个问题。拼写批次上物理商品的内容丰富性和质量是不够的。作为一个社交平台或腾讯这样的社交网络,这两件事是必不可少的。他们需要好的内容。如果内容不好,也是不好的。从现在开始,至少在这一点上,利益是非常一致的,因为如果我们不朝那个方向努力,我们不仅会被口水淹没,还会被消费者骂死,逐渐让他不使用它们。因此,达到这一门槛,包括上市,在一定程度上是对我们的巨大推动,我们当然希望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问:多多将以低价击败天猫、淘宝和JD.com。随着电子商务的空间变得越来越小,我们如何才能争取更广阔的生存空间?

黄征:白卡问题还是假卡问题,当然,我的角色有偏见。我看到了文章的标题,但我没有写完。读标题给了我一点标签的感觉,好像上面的假冒产品是因为拼写和我们的改进而存在的,我认为在一些大的类别中,这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你仔细搜索今天的纸巾类别,我认为品多为这个行业做出了贡献。面对这种品牌拼写和明显的假冒问题,事实上,我们以前并没有太多的注意。我们还生产非常差的类别,电器和电池汽车。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已经有了,但是这个列表已经引起了媒体的注意。

在某种程度上,它敦促我们应该涵盖所有这些事情,加快进度。在某种程度上,包括电器类,我认为这既是危险,也是机遇。对我们来说,先前的考虑并不彻底。例如,这一领域的利益关系需要从本质上进行梳理,以便有一个人人都能遵循的结构。甲玩乙,乙玩丙,围成一个圈。工厂还在那里。这里不卖,其他地方也卖。生产能力仍然存在,没有实质性变化。给我们一个机会,哪怕是一点点,看很长时间的电视,也许我会想出一个解决办法,有一个机会。不过,我的同事不敢说多多是否从事产业升级,我们也不能说,毕竟我们想尝试一下,想出一个方案向大家汇报。也许我们更有信心。

问:一些舆论认为,多年来,许多上市公司导致了中国防伪技术的倒退。作为创始人,你认为这种现象怎么样?到底是什么原因?

黄征:当然没有根本的解决办法,但是你说没有解决办法,我认为有很多。所以我很有信心刚才在这里发言。如果我们谈论纯假货,我认为我们的平台比例不高。

多多面临的根本问题是,如今广大民众对白色品牌有需求,如拖鞋。如果没有品牌也没关系。公众主要通过肉眼识别它,而不会问它是什么品牌。

但是电视可能有点担心。今天电池汽车的公开可能对电池汽车行业有益,因为每个人都在追求安全。

就拼写而言,这似乎是一个非常矛盾的问题,但事实上,如果你深入挖掘,如果你把它拆开,会有两个问题。首先是假冒产品的问题。至于假冒产品的问题,我认为我们以前的管理已经产生了一些效果。事实上,随着我们平台利益的增加,我们的规则也在调整。如果仔细观察,整个品牌在GMV的消费者补偿支付比例非常小,尽管正在迅速下降。因为随着平台变得越来越强大,我们相当于商人有越来越多的发言权。通过调整地点,包括你的分数和销售记录,这些方法是无用的,现在是有用的。

[这篇文章最初是投资界写的。网站转载必须在文章开头注明源投资社区(微信公众号:Pedaily 2012)和作者姓名。微信转载必须在文章评论区获得授权。如果出现违规行为,投资界将调查其法律责任。】

youtube.com

日期归档